洛文

我不赶时间,只怕时间会遗弃了你。

尾声

我上一次给你写的三千字的长信,说的是为什么我一次次沉沦于你,那是属于你的;现在,我想给自己写一封信。
深情就像是树胶,纵然那些短工可以在树的身上砍下一刀有一刀,但是树胶总能在第一时刻缓缓流出覆盖伤口。可是,你扒开树胶,下面的刀痕历历在目,难道我们能回避么?深情之下,掩盖的是疲惫的灵魂。
四个月来,我不断推演,但是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:你做的是对的。不论对于你还是我,拒绝我都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从我个人而言,也确实并没有做出什么追求的举动,而且在刚刚结束一段恋情,不管它正确还是错误与否,过早地向你表白都让你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吧。对于你而言,身处异地,以及不能满足你梦想中的那样情趣,大概会让原本美好回忆变得苦涩吧。
但是我还是一直在琢磨,琢磨我为什么不能放下?当我用别的社交圈子疯狂取悦我自己的时候,我忽然有了答案。
我感到最大的遗憾,不是和你在游戏中认识的情缘竞争失败——爱情从来都有先来后到,我在过去没有抓住机遇,是我自己的错误,而那个男生的遭遇又那样让人爱怜,同时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。胜败常事,这也是我再明白不过的道理。
是因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你肩并肩走在一起么?其实和你走在一起对我来说如同品尝一杯丝袜奶茶一样。当你下喉之后,伴随着甘甜的还有丝丝的苦涩。因为我总是要面临一个情况就是你和我所做的一切,都有可能毫无保留地复制给另外的男生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有时冷淡掉你,因为我发现,我不是唯一的,而你身边也从来不缺少追求者。
可以再排除掉的答案太多了,我可以说出无数个,再想出一个之后再自行反驳,但唯独一个,我无力反驳。
大雪封山的时候,你在赶来的路上,时间不对,地点不对,但你是对的。
而如今,你也不对了。
我承认那件事我做的也不对,但是,你一句话毁掉的是我的自信,我的自尊。
从小到大,你是唯一一个给我这样否定的人。
或许我也就是这样贱吧,身边从来不缺少女生,却用了自己两年多的时间,就为了换来最后一句彻头彻尾的否定。
“你为什么不拉黑她呢?”一个小男孩拉着我的衣角,在我耳边问。
“因为她说过,有一天不想要她的时候才能拉黑啊”
“可是她已经不要你了嘛……”
我看着那个小男孩,两年前是他告诉我,那个女孩好有趣,极力怂恿我不顾一切去吸引她的注意,而如今这个小男孩却满脸泪痕,抱着膝盖坐在街边。
“来,哥哥带你走吧,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吧,或者,就我们两个……”
在这最后,我只希望你在未来的一天能忽然发现,为什么身边的异性总是愤愤而去或难有破局,因为对于你个人而言,我不相信你会坚持一个人走完后半生,而有些关键的问题,我也不相信你的答案会永远不变,就如同我过去的那个预言,我还是相信我的预见性。
晚安,这个APP也完成它的使命了,再见了我的朋友们。

八月十一日

头一次见到你能从互联网上消失这么多时日...

八月十日

唉,还是在一天的最后时候又想起了你,果然应该早睡觉;夜晚一个人还是应该少想点东西。

好想带你去看看首博的新展,不过现在尚且不能和你恢复普通的关系,这件事大概到明年也没戏...

你是好几天没有什么新动态了,不知道你怎么样...不过我想以你的德性来说,应该不会一个人孤独吧。

八月九日

在外喝酒喝到脑壳痛...
今天再去翻看你朋友圈,发现不知何时变成了只展示半年,是我之前翻看时误点了赞?唉...如果我当时没有通过你舍友去询问你的状态,是不是不会陷入今天这样的僵局呢...

八月八日

后来是怎么熟识的,我已经有点忘却了。现在有迹可循的聊天记录,是开学一个月之后的十一假期,你问我你看的剧里面国民党军人胸前戴的花花绿绿一片是什么。我并不确切地知道,于是还特意去查了百度(大概是我之前又吹逼自己精通历史了😂)。之后有围绕着军装聊了一会儿,但是这些都没有一个细节重要,那时候你已经叫我恒哥了。

我一直以为,是我善于交际的能力让我每每在与别人的接触中如鱼得水,得心应手。然而我现在才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,只是我过去运气太好,遇到了太多那些初逢便已如知音的朋友。

或许这也就是人的周期性吧...那看来我或许不应该这么悲伤,也许有一天会柳暗花明?

八月七日

昨晚我又做了一个和你有关的梦。那似乎是一个学校的走廊,我上楼梯,走到转角,瞥见站在走廊的你。你也看到了我,跑过来抓住了我的手,一跑一跃地下着楼梯。我就这样跟着你在楼梯上飞奔。忽然,你停了下来,像过去一样看着我。和我说,其实在去浙江和山东游学时候是挺喜欢我的,我想些什么,却选择了沉默,就这样享受着你看着我……
我醒来后觉得难以名状...在过去,我不管做什么梦,都能知道这不是现实让自己醒来。但是现在每每梦到你我却难以分辨真假。是因为我不够理智了么?我想不是吧,大概是因为和你有关的一切于我生活交融,我现在想把你从中剔除却屡屡与那些记忆相悖,让我难以去忘掉;同时我又对未来怀有着希望,又不愿意戳穿自欺欺人的骗局于是我就这样沉默着,像个懦夫,又像个醉汉沉溺在其中...
唉...希望能少梦到一点你吧,倘若真有什么,也别托梦了,现实里说好不好...

八月六日

我对你的第一印象,是在开学后第一天的地理课上的你。九月还没有那么凉爽,老杨又绝不会轻易打开空调,你穿着夏季校服,扎着马尾,戴着那块略有些幼稚的手表。
于老师让话画经纬线,我习惯性走神而不知道怎么画,想去问你,但是又发现你没有和周围的人说一句话,你显示出来的高冷的形象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开口。于是这一节课,我就不断伸长脖子看前面,或者向那边瞟...如果我当时就知道你的真实一面,大概会直接拿走你的地图去看😂
那时候我还感慨了一下高中或许就是和初中不同了,要全靠自己了云云,现在想想自己是不知愁强说愁。
不过这大概就是第一印象吧,略高冷,很正常(相对于夏季还穿冬季校服的女生),有一点小学霸的气质?大概就是这样的...

八月六日

我想了想,对于我来说,写出来或许是一种更好的排遣的方式,虽然冒着一些风险,如果被你发现,大概只会让你更加烦闷;但是,我估计你沉迷游戏,不再会经常做过去那些事情了,而且更没有很大的几率发现。

前天听说那个男孩离世了,真的让人悲伤...我当初看到他割腕的图片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还一度想发去邮件宽慰他,后来我觉得你大概不会希望我去做这些,就作罢了。

我听说,每有一个人死去,天上就多颗星星,每当思念的人孤独时,他变成的那颗星星便在云端望着你陪着你;所以,他并没有背叛你,只是用另一种存在的方式,将你们的誓言变成了永恒。

唔,今天就先写这些吧,明天再去从头回忆。

八月一日夜

想找个人帮我代收快递,在QQ列表里翻找了半天。也没物色到一个合适的人...我忽然又觉得很惆怅,我大概不仅是失去了一位很好的异性朋友,还失去了我高中时代,或者是近三年来最亲密最可靠最知心的朋友...这大概就是我的报应吧......

六月十六日

你和小孩子玩的真是不亦乐乎。